紫微十四主星—廉贞(开创型)

时间:2021-07-09 13:05:36 八字

.优点:负责尽职,见识不凡,思想新颖,是非分明,敢做敢当,积极进取。

.缺点:心高气傲,情绪多变,自视过高,一意孤行,锋芒太露,逞强好胜,要求过严,心狂性暴。

“廉贞星”古书称之为“杀星”与“囚星”。“杀”与七杀的性质相同,代表个性冲动;“囚”字却自古以来都解释错误,以为它代表官司是非,所以才会被“囚”。事实上,“囚”代表傲气,不愿低头,常常划地自限,一意孤行。在十四颗主星之中,最为高傲,个性也最暴烈。

廉贞由于心高气傲,个性冲动,所以行事常带邪气,这个“邪”,是“不信邪”,是“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我行我素,宁可闯得头破血流,也绝对相信自己,爱与恨都很容易走极端。因为个人意识太强,常常否定社会主流价值观或道德观,容易走偏锋,在古时候是非常不讨喜的一颗星,但是在多元价值观的现代,廉贞的高行动力及意志力就很有发挥的空间,需要加强的则是耐力及情绪的控制,自然容易有所表现。

有一位朋友,他是廉贞,很年轻就在外商晋升高职,然后跳到传统行业当总经理。结果他在传统产业深受挫折,二年后失败下台。他忿忿不平的诉说为何在外商只要做出绩效就好,很少考虑到人的层面;但是在本土企业里,人和却是他最不想处理,但却因此被中伤、掣肘而下台的主要原因。所以他归咎于企业主及企业文化都有问题。当我问他:“你不认为你自己也有个性太过高傲,不肯低头妥协的人际关系处理问题,导致企业主夹在新主管与旧员工的斗争里,难以作人吗?”。他想一想,告诉我的结论是,他只适合待外商公司,不适合本土企业。我说:“很好,因为,了解自己的限制,找到自己喜欢的风格行事,就是造命。”

廉贞两字语出《楚辞卜居》,屈原在《卜居》中,问卜道;“宁与骐骥亢轭乎,将随驽马之迹乎?宁与黄鹄比翼乎?将与鸡鹜争食乎?孰吉孰凶?何去何从?世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吁嗟默默兮,谁知吾之廉贞?”。屈原是在感叹,他应该像千里马一样昂首,还是像野鸭一样随波浮沉,不强出头?应该要和千里马一起奋斗,还是就和劣马一起打混?应该要和天鹅在一起,还是和一群野鸡争抢食物?哪个是对?哪个是错?世事混乱不清,大众轻重不分,高雅的黄钟已经损坏,低俗的陶锅反而砰砰作响,到处都是造谣的小人,肯作事的人反而不受重用,世上还有谁知道我的廉洁忠贞呢?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这两句话既反映屈原的愤慨与不满,也点出千古廉贞的宿命!《卜居》里的每句问话,几乎是廉贞坐命的人迟早会碰到的困境。

卜者回答他说:世事没有十全十美,任何事物都有好的一面与坏的一面,你问的问题,测试没有办法替你回答,请你自己走自己的路吧!

屈原最后还是投江而死了,卜者能帮他不死吗?可以的!如果卜者了解他的个性的话,自然知道该如何劝屈原这位廉贞坐命的人造命!

苏东坡在他的《贾谊论》里说:“非才之难,所以自用者实难。”,有才能并不难,每个人都有才能,但要能认清自己的能力很困难,能够充分发挥才能又更难。所以他说,如果志向远大的人,就应该更要忍耐,能忍人之所不能忍,才能等待适当的机会发挥才能。司马迁《史记》《孟子荀卿列传》里描述阴阳家驺衍的形容辞“傥亦有牛鼎之意乎?”,也是一样的意思。原来在商汤时候,伊尹为了要实现他的理想,想办法当了商汤的厨师,让商汤有机会发现他的才能,所以称为“鼎”;百里奚穷困的时候,利用喂牛的机会,而受到秦王的重视,所以称为“牛”,他们都是有理想,有抱负,但是在尚未得志时,却可以卑身屈膝,将就别人,等到别人信任你了,再慢慢引导他们走入正轨。所以司马迁说:“仁义节俭,君臣上下六亲之施,始其滥耳!”也就是说,刚开始的时候用一套易受民众欢迎及接受的学术,就算是层次较低(滥)也无所谓,让社会大众广为接受,再伺机教育民众,本意仍是宣扬仁义道德。百里奚和伊尹,在时机未到时,都能够忍耐随俗,含辛茹苦,一直到得逢明主,才大放异采。周朝的姜子牙更有耐心,一生庸庸碌碌,无所作为,只知钓鱼,每日被妻子嫌弃,直到八十岁遇到周文王,才辅佐贤者建立周朝。

苏东坡、司马迁、百里奚、伊尹、姜子牙都是阴性个性,天性本就较能忍耐,但对阳性个性则不然,尤其是开创型;忍耐,是开创型个性最难挑战的命运!

廉贞星的双星同宫有下列五种组合:

廉贞七杀

廉贞破军

廉贞贪狼

廉贞天府

廉贞天相

这就是廉贞,心高气傲的一颗星。

历史之星

汉朝贾谊是廉贞星的代表人物。他因不见用于汉文帝而被贬至长沙,过湘江为赋以吊屈原,三十三岁就终日啼哭而死。后人遂常以屈原及贾谊来比喻怀才不遇的人。唐朝李商隐作诗感慨:“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意思说汉文帝召见贾谊面谈,不问苍生,只问鬼神,为贾谊抱屈,为屈原抱屈,等于也为李商隐自己抱屈,埋怨不获明君重用。

但是宋朝苏东坡在他的《贾谊论》里却提出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贾谊“志大而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也”,他说:“有才能不难,能够知道怎么运用才是真难。所以君子想要谋求远大的志向,不止要能够等待时机,时机没成熟以前,也要能够忍耐。古往今来,有这么多才干之士,可是能实行理念者,一万人中也不到一个,未必都是君王(领导者)的错,恐怕还是自己的问题比较多。”所以他感叹道:“一个人有很高的才能,相对就会有些与众不同的言行不见容于当世,所以,只有聪明才智很高,不被旁人迷惑的君王,才能用对人才。”

廉贞的另一位代表人物是孔子弟子子路。孔子是第一位会根据学生不同个性来施予教育方法的人,学生三千人,春风化雨,因材施教,所以称为“万世师表”,《论语》里面就充满了教育不同个性的人的实例。

有一次,子路问孔子说:“一听到道理是不是就要马上去实行?”孔子回答:“还有父兄这些长辈在,怎么可以马上就做呢?该先问问他们的意见。”接着,冉有也来问同样的问题,孔子却回答说:“一听到就该马上行动,不要犹豫。”另一个弟子公西华在旁看到全部过程,迷惑地问孔子道:“同样的问题,为什么回答不同?”孔子说:“子路太冲动,故要劝他退后一步;冉求则太柔弱,所以要叫他积极一点。”

子路就是廉贞坐命,和孔子天梁坐命的个性完全不同,常被孔子骂个性太冲,说他“暴虎凭河,死而无悔”,后来果然一语成谶,死于孔悝之祸。但是,孔子曾感叹:“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听了很高兴,孔子又说:“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也就是说,当孔子走投无路,灰心丧志,想要逃避他乡时,子路的勇猛就变成长处了。但是平常呢,个性冲动仍然是个很大的缺点。“志大而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这两句话是廉贞应牢记的名言,因为心高气傲,就会划地自限,导致气度不够,无法容忍别人的缺点,碰到一点小事就可能抓狂。而自视过高,做事虽然积极投入,如果见识不够广,反而会变成盲点,导致行事准则太过僵硬,难以圆融变通,这就是“囚”的真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