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八字排盘密码天道

时间:2022-04-01 09:26:11 八字

《滴天髓》是带领易友们通向真正命理殿堂的宝典,故今特此为诸君破译其当中的奥义。

《滴天髓》是命理学的一本奇书,在命学界具有仿如圣经般的地位。作者是京图还是刘基,也无从深究,亦有相传刘基註解。但此书实为清朝时任铁樵穷其毕生命理研究,针对当时命学界偏重只论八字格局,或者是着重神煞断验的纰漏恶习,而以其实践式的八字归纳,所增补註疏。而任氏将命理学反朴归真,重新带回到原来的阴阳平衡及五行生剋的根源去。事实上,当今习命理者,每多只能按图索骥地将八字归类于某些格局,便以该格局的概括情况,按字搬纸地套进该格局的所有八字里,又或者单以计算出的几个神煞,便单以这些神煞断人一生吉凶。显然这都是任铁樵所深恶痛绝的,也完全偏离了中国玄学的本身基础,即「阴阳生剋制化」。

任铁樵补疏《滴天髓》后,使之经典的地位更赫然提升更多。任氏除了以更浅白的文字来诠释书内的原着文句,亦对原註释进行批判分析。更重要的,是他加入了大量当时他进行过验证和反馈,与及之后追踪后况的真实命例,由贫贱夭寿,至富贵三公都囊括。补疏是对真正命理学的阐微发隐、正本清源。

到了今时今日,由于要对「阴阳生剋制化」有扎实的理解,方可对真正命理 (包括一切玄学) 有深切的领悟,因为仍有不少人宁可选择按图索骥或者背诵口诀。当然,按图索骥和口诀断语,亦可能是前人的经验和知识的累积所创制出来,可是当中掺杂了太多以讹传讹的错误观念和口诀断语,如果没有分辨对错的基础,而全盘接收来学习,只会误己害人。特别声明,余非说格局或者神煞为伪法,只是这些方法都是给不愿求真、不必多思考的后学去习,与此同时,撰制者大多也因为弟子从人资质有限,未能领悟真义,只好让他们背记。事实上,格局可以用阴阳生剋制化看出来,而并不是单看八个字的组合去盲目判断,故格局实存之;神煞在紫微、占星、择吉等,也有运用的地方。可是大多人知道的一百多个神煞,或江西更多有千个以上的神煞,绝大部分都不应验,而部分又只能在某些事情上应用,却被广泛应用在一切事情上。所以神煞有部分是有用的,不能全然否定,比如很简单的一个禄神,那根本就是相同天干藏在阴阳本性的地支内,就是禄神给力,这完全是阴阳的常识,不用学也不用背记,更无需深入计算。

本文先论《滴天髓》的首章「天道」。有人认为本章只是作者的开场白,讲些泛泛之谈。然而,以常识去思考也该知道,以古代印刷之不便,一字一句都惜之若金,焉能轻易在着作中随便加些不重要的字句来填空缺?-所以绝大部分的古籍,都是以最少的字句,来表述最丰富的内容,而大多古籍的首句,更是全书的精髓所在,首句不通,往后读便容易有摸不着头脑的情况。《滴天髓》首句是:

欲识三元万宗法先观帝载与神功

原注:天有阴阳,故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季土,随时显其神功,命中天地人三元之理,悉本于此。

任氏曰:干为天元,支为地元,支中所藏为人元。人之禀命,万有不齐,总不越此三元之理,所谓万法宗也。阴阳本乎太极,是谓帝载,五行播于四时,是谓神功,乃三才之统系,万物之本原。《滴天髓》首明天道如此。

现醍山破译如下:

醍山按: 万宗法者,乃指此法是用以类推万象之根源,而其法必以三元为依据。何谓三元?-就是任氏註疏的干为天元,支为地元,支中藏干为人元。有些命理派别,标榜简单、系统、快捷、与别树一派等等原因,竟认为看八字只用二元就足够,不用深入瞭解地支藏干的第三元。他们以为用一些公式的归纳法,就能把藏干的作用归纳到干支作用上,真是痴人说梦。以一例说之,余早年见大陆兴起新派命理,就是以上的标榜等,好奇何以新派能超脱阴阳生剋,而自成绝顶体系?-因此付费学习。高级课程完成了,那些弟子以为得法,侃侃而谈,论人八字,殊不知只能说些什么「命主是能人」、「这年吉那年凶」等等。醍山曾以一整年深入研究其理论及以实际命例去验证,不单跟阴阳根源扯不上边,而且命中率还及不上掷铜板的二分一机率。

不论是子平还是神煞,其实也必然论及三元的,只是习子平者,不单论及三元,还更进一步将三元的干,四方八面地合来合去,化来化去,弄得更糟、更没系统。而论神煞者,每天只记宫位及干支的组合而配出神煞名称,而没有深究其实正确的神煞,在宫位和干支组合中,早已包含了三元的阴阳生剋关系。

然而,欲识这个三元万宗法,该如何去认识呢?-就是先观帝载与神功。这有别于《渊海子平》以财官格局论命,并不是以格局为先的论命法。当然徐大升的《渊海子平》,其实所谓的格局,本质上也是源于阴阳生剋和流通等基础原则,只是「格局」这两个字,在古今不同的经典古籍中,其实存在本质不同的意义,以后将另文专论 (其实有时是以喜为用论格,有时却以忌为用论格,不懂阴阳和「」,实难体会)。

看一个八字,什么也没判断之先,就要先观察帝载与神功。何谓帝载?-按原注的说法,似乎是阴阳。而任疏更开宗明义说帝载就是阴阳,而本乎太极。

任氏的说法更精确,但还未完全阐释帝载之真义。「帝」为一国之君,但「载」之义不清,则无以说明帝载。《书.舜典》曰: 「有能奋庸,熙帝之载。」这古籍同时出现了帝和载二字,而此处的载字意为事业,就像《帝载歌》歌颂古贤圣帝的事绩功业。但是《滴天髓》中的帝载并非单单让我们观察帝王的事业,就能通晓万宗法。「载」字今天常用的字义亦有很多,如「厚德载物」的承载、「记载」的记事、「一年半载」的开始、「载歌载舞」的成就、「怨声载道」的满佈等等,而《滴天髓》中的载字,虽有易经中承载之意,却是从「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中的取其隐义,而并非单独一个字义,或帝载二字的词义。

「载舟覆舟」是以水比喻人民,舟比喻为帝王。水既能承载舟,亦可以使舟覆沉。比喻帝王得民心而得事业,背民心则失天下。因此,「帝载」之义实指帝王与臣民相对而言。帝在上,臣民载之。易友们可以简单将这个载字引申为民。而所谓「帝载」,指的是八字中各柱独立的帝载,也指当时以日元为重心点的帝载,更指八字中整体的帝载。

先谈各柱独立的帝载。一柱为一国,天干是君王,地支是领土,而地支中的藏干,则是能载能覆君王的子民。很多人不理解,以为天干跟地支会有什么样的生剋作用,其实地支本身只是一个载体,真正具象、具生命力的是里面的藏干。所以,八字命学的具象作用,是以干来论,而干是包括天干和藏干。这也是不少易友不明白何以古籍多以干类人身体各部位和器官,又以甲乙至壬癸等干来类物,而不是专论地支之故。此处的帝载,就是指出四柱中天干与地支的承载和覆盖作用,也是天干与地支在八字本质的分野。天干虽为君王而显贵,但地支不助,亦有倾覆之虞;君不仁,而民亦不好过。当然,醍山于此只略提一斑,要真正瞭解干和支的相互关系,还有更深入处。

再谈日元重心的帝载。因成书年代日干为八字主体已流行,故以原局八个字来讲,日元就是全局之帝,而其余七个字是围绕其辅助的臣民,就是载帝之体。这里关涉到的就是强弱平衡的概念,到底帝之舟是为水所载,还是为水所覆?-不是舟所能影响水,而是舟必须顺水而行,逆水行舟不容易,力不足而不进,只能退,甚至被水覆沉。

接续谈的是八字整体的帝载。帝载是以载为重,而不以覆来论的,所以这亦是三元万宗法两个先决条件的第一个的中心思想。八字原局存在的基本原则,就是要帝能载,而不能覆。这正正是醍山前文「」提及过的概念,八字追求的不是平衡,而是整体的和平,而目的就是让帝能载而不覆,即是日元生而不死。当然,如果学习八字到了一个进阶的程度,就会发现其实日元也只不过是整体和平与否的一个参考点,并非什么帝王君主之物。但在理解八字整体平衡的三元法则时,这个帝载的概念是重要的。

「神功」是三元万宗法的另一先决条件。何谓神功呢?-神功不是「鬼斧神工」的神工,也不是指神灵或上天的功德。在玄学中,大家都很容易发现不同的概念都用上「神」字。醍山不止一次提及过,在玄学中所用的「神」字,在很普遍的情况下,都相等于数学上所用的指代符,即Substitute,如「i」指的是-1的开方根,只是用作代表一个概念的符号,不具任何更高层的意义。运用到八字学中,如忌神、十神等的神字,都没有神明的意象,而只是一个符号、代名词而已。「神功」中的「神」字也一样,所指的是符号指代的着的事物。而「功」字,可从现在西方物理学的中译名词中想像得到,比如Power的中译是「功率」,机械学中的Work中译是「作功」。所以,「神功」中的「功」字,指的是功能、作用。也因此,「神功」的本义指的是指代的他物对八字原局的作用功能。更简单地诠释,就是生剋制化。

神功包括外在相对的作用,而更包含相对于日元的原局十神之间的内在作用。故此,帝载与神功,一个说的是八字的平衡与平和概念,另一个是针对生剋、制化、流通而言。

在《滴天髓》首篇的这两句文字里,已包含了整个八字命理学的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概念。而这两个基本的概念,是任何学习正宗八字命学的人,所必须要掌握的。最有趣的是,从这两个基本概念往下伸延,将要学习到其他更多系统性的重要概念和技巧,然而到了某一个较高阶的境界,习命理的人就会发现,原来任何八字命理,其实有再多的概念和技巧也好,最终也只不过是「平衡」、「生剋」这么简单。所以,只要当学习八字的人,到了一个层次是不需要背记任何断语和理论,只拿着「平衡」跟「生剋」这四个字,便能抓住了一个命造的人生道法时,就说明他已有很不错的功力。当然,醍山对不少后学都披露过,学习八字无非六个字「平衡」、「生剋」,最后是「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