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他》|平良:神格化恋人的背后

时间:2022-04-05 14:57:48 相术

《美丽的他》|平良:神格化恋人的背后

在观看完《美丽的他》后,对于平良的脑回路真是太好奇了,于是写了这篇文,仅仅是个人分析,有其他观点可以一起探讨哦。

平良在第一次见到清居时就被他吸引了,用“美丽、强大”这些字眼来形容清居,将清居塑造为“国王”般的存在,称赞他是“天生的王者”。

平良对清居有着崇拜之情。

苏国红《嫉妒及其负作用的抑制与转化》中对“崇拜”的解释是:人在“现实”与“理想现实”之间的不平衡状态就是崇拜。崇拜与被崇拜者之间,一般都具有不可比性,崇拜者能够清醒地看到两者之间的差距。崇拜中表达了人渴望、羡慕、敬佩、赞美、欣赏等情感,体现了希望成功,追求完美的心态。它是人自卑感比较积极的渲泄。

毫无疑问,作为“透明人”的平良崇拜着“国王”清居的。

但平良对清居是一种个体崇拜。平良对清居的崇拜很神奇,与现代常见的偶像崇拜有区别。因为无论怎么样,粉丝对偶像还是充满好奇,会去揣摩、分析偶像的行为与语言,甚至有些是有窥探欲的。但平良不完全是粉丝心态,他对清居是单方向的付出,为清居心甘情愿当小弟,为清居爆发……但从来没有要求清居有所反馈。

比如,一般情况下,如果是粉丝知道偶像跟自己会有交集,会难以置信、欣喜若狂吧。但在班主任将平良与清居安排到一起打扫时,他觉得“作为王者的清居和处于底层的我明明就没什么交集的”,有的惶恐不安。

剧中平良对清居说“我把你看成是神明一样。”所以与偶像崇拜相比,平良是把清居神格化了后,将他自己定位成这个神的虔诚的宗教徒。换言之,平良将清居定义成自己独有的一个人格神。(而这也是故事中作者制造情节冲突非常好玩的点。)

但接下来有了一个疑问。因为在我们国家,普通人一般而言是有所求才去庙里上香拜佛,本质是“贿赂神。”而平良外在表现的是对清居无所求的。我实在好奇平良的思维,什么样的理念是既崇拜但又不会对被崇拜者抱有期待呢?-

直到我读到弗洛姆《爱的艺术》,书中对“上帝的爱”中有这样的阐释:“马丁.路德所创立基督教新教的主要原则:是人所做的任何事都不能获得上帝的爱。上帝之爱是恩赐,宗教的态度是相信这种恩赐,并相信自己渺小和无依无靠;没有什么善行能影响上帝或者使上帝爱我们。”

《爱的艺术》中还提到:“真正的宗教徒……那么他不会从上帝那里乞求任何东西,也不会指望从上帝那里得到任何东西……他已学会谦卑地感受到他的局限,因为他对上帝一无所知。”

结合剧中平良的一段旁白:“所谓关系,就是相互影响建立起来的。清居对我是有影响的,而相反的是我不可能影响到他。打个比方的话,这很像是一种对神明单方向的信仰。那样的话,我想像虔诚的僧尼和神父一样,为清居奉献自己的一生。”在平良眼中,清居是天生的王者,是他的神明。他服从着神的旨意,不让他拍照就不拍,为清居鞍前马后。但他从来没有想了解过,或者说他觉得自己是没有资格与能力去猜测清居的心情与想法的。理想的宗教徒是不指望从神那得到任何东西的,更不用说去猜测神的想法。而平良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他对清居说:“就凭我,是没法理解你的心情的。”

但平良真的是“清居神”的完美宗教徒吗?-

并不是。

真正的宗教徒是不乞求任何东西的,但平良的内心在渴望清居的爱。

从第一集的最后就表明平良对清居有着世俗的欲望,只是这个欲望因为两人间的差距,被他用神明与僧尼这种类似上帝之爱的崇拜作为借口而深深压抑着。

当然最后,平良收获了他的清居老婆。

于是,又有了一个疑问,即“区区平良凭什么拥有那么美丽的清居老婆?-”

首先,是两个人的相似性。戴维.迈尔斯的《社会心理学》写道:相似性导致喜欢,相似性会产生满足感。也就是说人们似乎更倾向于喜欢并和那些在需求和人格方面相似的人结为夫妻。

清居和平良都是孤独的。平良和清居在班级中,一个处在底层,一个位于顶层,但本质都是孤独的个体。平良是因为口吃从小被周围人嘲笑后,不想被周围人注意到,主动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觉得当个透明人也挺好;而清居是“热闹中的孤独”,让我想到了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清居用周围人的喧嚣来缓解孤独,觉得虽然被利用但也无所谓,总比一个人待着要好。清居是因为亲情的缺失,渴望爱而不被亲人理解的、无法诉说的孤独。他渴望得到注视、渴望被需要,对他来说,这也是他存在的一种证明吧。

其次,我觉得两个人最大的相似性是人性底色——美丽、强大、善良与温柔。

关于两人“善良与温柔”;除了第一部中“清居会认真听平良说话,而平良对于父母因自己的口吃而被打破生活的平静而悲伤、为了不让父母担忧与失望,平良会强颜欢笑等等之外”脑后勺是平的面相,在第二部中在对待安奈恋情曝光后的两人的语言与行为中有更多的集中体现。

关于“美丽、强大”;清居的“美丽、强大”相信通过剧已经体现了出来;美丽自不必说;而强大通过清居对实现梦想的行动力和小说的接下来几部也一再在强调这一点。

但是平良的“美丽、强大”这怎么说呢?-

平良对清居的崇拜体现了他的个人追求,他赞叹并向往清居的“美丽、强大”。撇开平良本身的帅气不讲,平良具备着良好的审美素养。

他欣赏清居的美丽。他为了装清居赐给他的零钱精心挑选瓶子脑后勺是平的面相,在多方比对后,回家用爷爷留下的工匠制作的艺术品才觉得足够匹配。这些都可以看出他对艺术的追求。此外,平良的摄影水平也展现了他的独特审美。(之后的几部小说也说明了这一点,期待美彼第二季、第三季……)

平良的强大在于他的内心有一个圣域,平良有自己的一套观念与行动准则,并且这套准则不为人动摇。平良的强大的自我“价值观”中是带着任性的,虽然他形容清居任性,但恰恰平良自己是任性的代名词。任性的将清居奉若神明,被清居吻后擅自解读清居的旨意,又自我设限不去理解清居的心意……用清居的话说:”某种意义上,平良才是那我行我素的那方,而他毫无察觉。

如果说相似性让平良与清居相互靠近,那么平良的“爱的能力”是让清居沉沦、离不开他的重要原因。

爱是一种主动活动。平良敢于主动向清居不断表达自己的喜欢,就算清居好几次当面说他“恶心”、“跟踪狂”,平良也坚持表白。而正是平良热切的爱意与眼神让清居沉沦。

在《爱的艺术》中说,爱作为一门艺术,除了学习理论与实践之外,还有必不可少的第三要素,这就是精通这门艺术必须是最高的旨趣所在,必须认定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东西比这门艺术更为重要……尽管对于爱的渴望根深蒂固,但几乎其他的一切东西——成功、威望、金钱、权力——总是被看得比爱更为重要,我们的精力几乎全都被用来学习如何达到这些目标,因此,再没有什么精力来学习爱的艺术了。

然而平良是将清居摆在第一位的,这一点真是让人佩服了,更不用说他就差把清居供起来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太多的对于其他东西的追求都是摆在爱的前面的。

爱是给予。小说中平良为了清居可以排练,默默搬家,并且搬家后主动承担家务,练就一身家庭主夫技能,而这一切就是为了让清居生活的舒服这一出发点。在电视剧《美丽的他》中删除了这一点比较可惜,因为这恰恰是平良对清居的爱的表现。这样的爱不求回报、不掺杂质。这种爱的给予让平良充满快乐,在给予的行为中平良也有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爱是两个人对于完全结合的渴望。当然在这方面,平良的业务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毕竟小说里有着大名鼎鼎的“3KG”。

所以说,无论平良将清居当神崇拜也好,当国王服侍也罢,背后都是对清居纯粹的爱,而这爱不仅仅是口头表达,更多的是行动在支撑。

祝平良与清居在平行世界恩爱、幸福!

期待美彼第二季!!!!!!

读过此篇文章的网友还读过: